您好,欢迎来到环球聚氨酯网!请 登录 注册
环球聚氨酯网首页 | 新闻 | 市场 | 供应 | 求购 | 企业 | 设备 | 会展 | 招聘 | 专题 | 视频 | 繁体站 | English
 

环球聚氨酯网

环球聚氨酯网 > 新闻频道 > 企业快报 > 全文

 

“菏泽化工三巨头”之一玉皇集团申请破产重整

2020年06月01日 星期一 来源:炼油化工动态 我来说两句 保存为书签

环球聚氨酯网讯:“中国企业500强”、“菏泽化工三巨头”之一的玉皇化工,2019年年末债务危机爆发后,今年被债务人申请破产重整,又一家被“担保圈”牵连的巨头倒下。近日,在债务违约半年后,山东玉皇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皇化工”)目前处于全面停产状态,等待重组。

2019年岁末,上市化工企业、山东著名民营企业、号称“菏泽化工三巨头”之一的山东玉皇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皇化工)发布公告称,公司境内债券“16玉皇03”即日起停牌。

据悉,“16玉皇03”发行金额为5亿人民币,原计划于2019年11月21日从投资人手中赎回。此一停牌,意味着玉皇化工的债务违约将令投资人连本带利的收回时间一下子变得遥遥无期。由于债务违约,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美国标普公司立即将玉皇化工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及优先无抵押债券评级从“CC”下调至“D”。这就意味着资本市场开始对玉皇化工丧失信心,同时也意味着玉皇化工未来将面对更为严格的贷款条件,如更高的利率等。

玉皇化工成立于1986年,位于山东省菏泽市,从一个村办集体小厂起步,目前已发展成为一家民营股份制大型跨国企业集团,主营业务涵盖化工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物流运输、新能源电池、房地产开发等领域。

据悉,玉皇化工位居“中国企业500强”行列,是菏泽支柱企业之一,与东明石化、洪业化工并称菏泽化工领域三巨头。

2018年,玉皇化工实现营收280.15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7.46亿元,同比下滑16.87%;2019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再次下滑29.73%。

截止到2019年6月末,玉皇化工总资产263.15亿元,总负债135.81亿元,资产负债率51.61%。

分析债务结构发现,玉皇化工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比为61%。

截止到2019年6月末,玉皇化工流动负债有82.63亿元,其中短期借款46.75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11.16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6.59亿元,其短期债务合计53.34亿元。

然而,玉皇化工账上货币资金仅剩24.19亿元,即使加上经营性现金流9.32亿元,也与短债间形成较大资金缺口,短期偿债风险较大。

另外,玉皇化工还有非流动负债53.91亿元,其中应付债券30.47亿元、长期借款8.65亿元,其整体有息负债近百亿元。

在外部融资方面,除了银行借款和债券融资,玉皇化工还有两次租赁融资,两次应收账款融资以及4次股权质押。

在银行授信方面,截至2019年6月末,玉皇化工授信总额为124.1亿元,未使用银行授信额度为23.92亿元,财务弹性一般。

洪业化工是一家以石油化工、煤化工、医药制造、能源开发等为主导的民营企业。2009年,洪业化工在山东郓城县投资98060万建设98万吨/年煤焦化工程,但建成不久国内焦炭产能就严重过剩;2012年,洪业化工在山东东明县投资32亿建设的20万吨/年己内酰胺项目,投产即遭遇己内酰胺市场持续低迷,企业巨额投资无法产生利润。2017年,在“去杠杆”宏观背景下,国内民营企业的金融环境更加紧张。洪业化工在货币宽松时产能扩张引起的不良后果开始显现,资金链断裂,不久即被法院宣布破产重组。

玉皇化工因为洪业化工大规模扩张时向银行申请的14亿贷款做担保而被牵连。

2018年,由于无力履行对洪业化工的债务担保,玉皇化工被银行列为“老赖”。更为严重的是,在国内信贷环境收紧的情况下,成为“老赖”的玉皇化工彻底失去了在国内债券市场融资的可能,最终致使企业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宣布违约停牌。

近两年,菏泽市政府通过向玉皇化工注资以及帮助协调其与银行的关系,来支持玉皇化工的债务偿付,因此其只能实现短期银行贷款展期,但却不能获得新的银行贷款。

自身盈利能力下滑、外部融资渠道受阻,玉皇化工无奈之下开始出售资产续命。

2018年10月,玉皇化工将其持有的山东玉皇盛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39%的股份出售给菏泽市一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并获得15亿元人民币出售款,暂时缓解了流动性压力。

然而,再融资难题无解的情况下,出售资产只能治标不治本,终于2019年“中国500强企业”玉皇化工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可以看出,盈利能力下滑,流动性疲弱,债务负担重都是表象,“互保圈”风险成了压垮玉皇化工的最后一根稻草,再融资遇阻要了它的命。

山东拥有胜利油田,并毗邻中原油田,具有发展石化产业得天独厚的条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东营、滨州、淄博、菏泽等地陆续涌现出一批小炼油企业。

1981年,山东菏泽市东明县武胜桥镇玉皇庙村的王金书复员回到村里,3年后他被推选为村支书。

王金书发现,周边的村民盖房子都需要砖,就想着办个砖厂。当时村里划出200亩不好种的贫瘠地,王金书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办起了一个砖厂,当年就赚了3万多块钱。

后来,玉皇化工创始人王金书又发现村里的油气资源丰富,就想办一个化工厂。1986年,菏泽东明县福利化工厂成立,这就是玉皇化工的前身。

这个东明县武胜桥镇玉皇庙村的村集体企业,2003年改制为私营股份制企业,王金书把个人全部积累拿出一百多万元,占到56%的股份。

成立30多年来,玉皇化工已经进入“中国企业500强”;在2018 “中国石油和化工企业500强”中位列第35位;在2018年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中排名191位,在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排名第171位。

然而,以“立百年老店、创一流企业”为目标的玉皇化工被申请破产重整,近300亿资产的化工巨头全面停产还是不禁令人唏嘘。

山东民营化工企业深陷担保圈困境已经引起全行业关注。不少业内人士对此进行了分析。

一是市场金融政策问题。据了解,如今不少深陷债务泥潭的民营化工企业都是2008年 “四万亿”拉动内需时野蛮生长起来的。那个时候,稍有“姿色”的民营化工企业都被各地各级领导分派了振兴当地经济的任务,而企业也乐得接受。那时银行都上赶着给企业做业务,鼓励企业扩规模、上产能。如今市场、金融形势一变,银行立即对民营企业板起脸。据银行工作人员透露,对小微企业的商业贷款有“两个不低于”要求,即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增量不低于上年同期。但反观银行对国有企业的政策则大为宽松,即便已经产能过剩、连续亏损,仍可以轻松获得银行贷款且利息低廉。

二是民营企业自身的短视。山东橡胶行业协会会长张洪民对此进行过尖锐的批评:“许多民营轮胎企业追求短期效益,盲目扩充产能。一旦形势一变,资金链一断,企业即刻陷入困境。眼下陷入困境的这些轮胎企业无一例外,都是依靠银行借贷无序扩大产能,最终走向了倒闭拍卖的命运。”

三是担保过程不符合市场经济精神。市场经济中的担保制度是指当事人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双方约定,为促使债务人履行债务实现债权人权利的法律制度。担保当事人双方要依法订立担保合同。但山东民营化工企业的担保圈则多以熟人、情分为纽带,大多是看在朋友的面子,小酒一干,担保协议就签了,根本没有对被担保方进行理性的考察分析。其结果,看似形成联盟一大群,可以互相抱团取暖,但在经济下行风险爆发的时刻,真讲法律的时刻,就犹如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迅速演变成火烧连营之势。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0 条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关于环球聚氨酯网 联系我们 营销服务 体验/订阅 诚聘英才 合作/友情 意见反馈 站点地图 法律声明

©copy;2003-2012Puworld.com版权所有站点主编信箱news@puworld.com内容指正、信息报料请点击